武神重生读影《廊桥遗梦》-留yuan

读影《廊桥遗梦》-留yuan


听着《廊桥遗梦》主题曲《此情永不移》,开始码几个小字。
男主角罗伯特金凯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性感的男演员。
是好几年之前读过的电影,和“看”相比,用“读”更为贴切。太好,非读不可。
罗伯特金凯出场:干瘪枯瘦,老男人一个,开着辆破车,挂着个相机,在爱荷华州的乡村寻找曼迪逊桥,逢人就问。一直跑在路上的人,皱纹深深,细看满是路上的风景。
呵呵,看着他,你就知道中国的文字有多厉害了,古人曾教诲我们“人不可貌相”。销魂刻骨的罗曼蒂克之恋不是谁都能遇上的,那需要天大的福分,一般人没这个福分。他有,他被上帝眷顾了。
才子佳人花前月下是正当时的好时光,不爱不恋就真可惜了。只是,武神重生那至多是他们之间个人的事,感动了自己感动不了别人。
《廊桥遗梦》不同,他没让你感动,他让你忘不了。
干瘪枯瘦的男子提着一桶水在曼迪逊桥下洗澡了。上衣一脱,哇塞,那个肌肉,质感超好,轻轻叩击,或有金属碰撞之声。
弗朗西斯卡捧着花束,瞅着他。罗伯特金凯回头,瞅着她,微笑。角度正合适,目光相碰那一刻,灵魂悄语了。
烛光音乐红酒,这是俗套,但少不了。情调啊气氛啊需要渲染的。
弗朗西斯卡穿着刚挑的礼服,锁骨微凸,乳沟微显,两腮微红,红唇微润——这女人焦渴多久了,期许多久了。
一曲舞罢,入室。
罗伯特金凯的手是个特写,青筋直露,瘦骨嶙峋的手满是渴望,满是激情,满是力量,如蛟蛇游走,如猎豹奔驰;如藤蔓,如闪电。所有的触摸都是电击,银幕布满颤栗。
这不是性感。
男女之欢,荷尔蒙的分泌会造成太多假象。
以为彼此爱了。
说好一起走,在某某地某某时。
那一天,罗伯特金凯等在路口。弗朗西斯卡和丈夫的车子过来了。丈夫下车,弗朗西斯一人在车上。罗伯特紧紧盯着她,也盯着车门。
……
车门没开。
丈夫回来,上车。车里的弗朗西斯卡早已不象样了,没法自如呼吸。
雨猛然变大,罗伯特金凯站在雨中,浑身湿透,他的眼,鹰一般锐利,鹿一般迷茫,目光不挪移丝毫。
车子开了潘长甬,弗朗西斯卡的车子开过来了。
如果他任性点,冲上去,开了车门,拉了她,直接驱车狂奔,也就成了。他什么都没做,双手紧攥,像树一样钉在大地上。车子渐去,爱人渐远。
爱恋痛楚绝望——此刻,罗伯特金凯眼里出现了人世间最深的恐惧。这个奔波的男人,从今往后,再也走不出这段爱恋。
就在这一刻,他成了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性感的男人。
孰好孰坏?那是观众的事情。
影视作品本身,从不下定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