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堂脚手架施工方案没有后会无期(上)-阿飞与双旋

没有后会无期(上)-阿飞与双旋

记录我的东极之行。所以照片特别多。我分三期推。
为什么突然想去东极岛?
厦门安保第一天的八个小时里没有手机还被限制人身自由,所以只好在大脑里蹦迪,从初中欠了我十块钱的那个人叫啥名字想到未来孩子在哪上高中比较好,脑中突然划过一个念头:人生有多少个八个小时?我的二十岁有什么遗憾?到底要不要抓住青春的尾巴撒野一次……要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东极岛”三个字立马浮上我的心头。就是它了!阿飞很久之前跟我提过还没看过海,十分想去东极岛玩一次邓兰秀波儿。就定它了!
(先给你们看看有多美!)


攻略及路线
回到宾馆立马拿起手机跟狗飞说,“我要去东极岛,无论如何要去东极岛,不去东极岛我会死!”飞飞说,“好近藤美佐!一回南京我们就走加具土命!”问过爱旅行的朋友四海一线,也很推荐东极岛,她笑说,“你在厦门不看海,却跑浙江去看海,你是不是傻王品木?” 说到这个问题,我也很想哭啊……
微博看了许多攻略明火珠之影,也研究了小岛的地形邱箫婵,考虑到时间和经费,反复斟酌后,我们择其善者而从之,选择了其中一个岛——庙子湖,然后火速制定了制定了计划:9.7厦门北站到南京南站——9.8南京南站到宁波南站——宁波站坐大巴到沈家门——沈家门住一晚——9.9坐船到庙子湖——9.10下午回南京。
出发
十点半左右到达南京南站,满堂脚手架施工方案等待片刻就上了高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大概下午一点半到达宁波南站,宁波南站和宁波客运站靠在一起,转大巴很方便(去岛上只有这一种交通方式)。两个小时的大巴我的黑道生涯,坐得我七荤八素,好在我们的位子刚好在大巴第一排,所以视野很好,一路上都是高速路,车流,浑浊的内陆海水,以及连绵的山。


沈家门
Arrival!到达普陀客运中心,一下车扑面而来的鱼腥味将我包围把我击碎,梁天云整个沈家门都笼罩在鱼腥味之中……我绝望到想扒开大巴的车门求司机把我送回宁波。
Anyway,总得接受五庄观副本。因为网售船票提前一天就可以预定,一般都是秒无,我们意料之中的没抢到,所以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打的去码头买船票,但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了,码头已经停止售票了。这个时候,一种人已经张开了獠牙准备狩猎了——黄牛!了解到第二天一早五点就开始售票,有的人都是通宵排队抢票,我们订的房间又离的很远加上旅途疲惫,无奈只好向现实低头,把身份证抵在老黄牛那拜托她买票了。
就算只是个小小的码头妖皇传说,半升洞的风景也是很美的。



把一切交给黄牛大姐后,我们打的去宾馆,问司机哪里的海鲜大排档最正宗不宰客,结果正好碰见个拖,不过,司机说沈家门之所以腥味这么重,是因为它是海鲜集散地,我们还经过了前半生里贺涵拿鱼的码头霓裳铁衣。到了宾馆放好东西后,问了保安师傅哪里的海鲜最好吃,老师傅大致指了个方向我们就出发了。
然而这一路,走得我绝望。前半段路是没有路灯的,果然对海岛的基础设施不能抱太大的希望汽修哥,怎么说呢,我小时候见识的农村都比这里条件好。不过,虽然设施不怎么好,但还是很有韵味的。只是鱼腥味随着夜幕的到来愈演愈烈。



到了最“繁华”的地段,挑了家评分最高的海鲜大排档,老板穿着立领Polo衫拿着LV手拿包站在门口揽客郑仲茵,因为就两个人高一零班,加上内心对于被宰有点恐惧,于是只点了几个菜。一楼点菜,三楼就餐,“高兴海鲜大排档”刷新了以往我对中国餐饮界三巨头——沙县小吃、兰州拉面还有黄焖鸡米饭的看法,里面的环境还不错,跟专门的江浙菜馆的装修风格差不多,扇贝小黄鱼秋葵干锅花菜味道都还不错。只是阿飞这个男人让我很失望,一杯啤酒还要分两口喝施嘉洛,是真的菜鸡!










吃饱喝足后,我们去了趟超市,回去的路上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沈家门的鱼腥味,我端详起这个地方的不同的人,老人小孩比较多泰星ken,荒废的房子也很多,路灯很稀有,灯光多是暗黄色周之恒,很容易看出以前只是个小渔村的影子,和阿飞一直发出了感慨,“啊,我爱江苏我爱南京我爱我们的故乡!以前爱!现在更爱!”








坐大巴真的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第二天一早还要四点起床去码头,回去倒头就睡了。
沈家门,我再也不来了。
不对,我回程还要再来一次许秋汉。
心态崩了。
九月,去一座城市就放弃一座城市的心理让我以后不敢再出门旅游。

请你不要哭泣
我是阿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