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分恋人朱德元帅与兰花情怀-兰漂

朱德元帅与兰花情怀-兰漂


朱德与兰

朱德一生酷爱兰花。他不仅赏兰、咏兰,还亲手种兰。朱老总之所以一往情深钟情兰花,是因为高洁坚贞的兰花寄托了他对战友、前妻伍若兰的无限思念。
 1903年11月3日,伍若兰出生在湖南耒阳县城南门外伍家大湾的一个开明的小知识分子兼小商人家庭。她自幼嫉恶如仇,在县女子职业学校念书时就向往妇女解放,带头剪发放足,反对封建礼教。1924年伍若兰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结识了毛泽建、夏明衡、何葆珍、曾志等大批革命志士。1927年初,她担任县女子联合会主席和青年团耒阳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宣传部长。
 年轻的伍若兰西安新知小学,不仅口齿伶俐,大胆泼辣,还写得一手好字,能文善武,大革命运动的当时,她已名播湘南,成为湘南颇有威望和影响的女共产党员。
 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余部在湘南宜章举行暴动,革命浪潮席卷了湘南二十多个县。此时25岁的共产党员伍若兰与耒阳县委一起组织农民自卫队,密切配合朱德、陈毅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作战。任县苏维埃政府妇女部长的伍若兰被调到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政治部,随军做宣传工作。由于工作的接触,她认识了朱德。其实,伍若兰早就听说过朱德的英名,如今这位叱咤风云的人物竟成了自己的直接领导,她更是十分崇敬,并在内心充满了对朱德无法抑制的爱慕之情。

众所周知,朱德总司令一生喜爱兰花。他不仅爱兰,而且精研《兰谱》,说起兰花,如数家珍。
据说,就是在战争年代的戎马倥偬间,他也要遣兴培植欣赏兰花。解放后,朱德来四川,总是要在繁忙紧张的工作之中抽出时间到杜甫草堂、文殊院、人民公园、灌县青城山、离堆公园等处参观兰花。

1961年3月朱德在青城山照
登青城,采兰草访民情
1961年3月,朱德总司令回四川,下榻成都金牛宾馆招待所。一天,他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要亲自去灌县青城山采集兰草。他叮嘱身边工作人员,不要麻烦地方政府,轻车简从,带点干粮就行了孽婚门当户对。一不要人背,二不要人抬。工作人员理解总司令,钦佩总司令。但是,朱总司令已是75岁高龄的老人了,怎么能让他徒步爬山呢?
没让朱总司令知道,工作人员悄悄地和灌县地方政府取得了联系。上午十点左右,朱总司令到达青城山建福宫。当地青景大队党支部书记廖汉卿将准备好的滑杆找来,请朱总司令坐滑杆上山。朱总司令不坐滑杆,要步行,还风趣地说:“山高,没有我的脚高,爬山是最好的休息。”由廖汉卿当向导,朱总司令漫漫向山上走去。
那天,朱总司令兴致很高,他不顾75岁的高龄,兴致勃勃地一直攀登到“天然图画”上面,在远离石阶的一处山坡上终于发现了野生兔耳兰。当时,朱德和康克清都非常高兴,对兰花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一路上,朱德一边走一边和大家摆谈,欣赏青城山的风景。为了不让朱总司令太累,每到一处亭子,大家就陪朱总司令休息一会儿。
1961年是国家三年自然灾害苦难年头。上山途中,朱总司令发现山道上有一位农村妇女由丈夫搀扶着艰难地往山下走,看样子是病了。灌县县委同志示意病妇回避一下,却被朱总司令觉察到洛甫简历。朱总司令问:“为什么要躲避我呢?我不是都已经看见了吗?”说着,他就连忙上前去询问病妇。原来,病妇是却口粮,没有吃的,患了水肿病。当时,在灌县特别是河西的两河、泰安(今青城后山)一代,因缺粮患水肿病的人很多,泰安、两河一带饿死的不下2000人。朱总司令听后,心里很沉重,对病妇说:“快下山去,好好诊治”。县委同志很受感动,对病妇说:“这是朱总司令,他很关心你的病。”
病妇的嘴唇蠕动着,没有声音。在丈夫的搀扶下,她含着泪花,慢慢下山去了。夫妇两心中永远铭刻着朱总司令这个伟人务必亲民爱民的光辉形象。中午,朱总司令在青城山天师洞吃午餐,吃的是稀饭和面包。另外,一人一包自带的干粮。
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个都江堰文人专门写了一首纪念朱德登青城山的诗歌:
千里迢迢回四川,登上青城五洞天。 采得春剑花正艳,婉如爱妻伍若兰。 开国元帅抬望眼,远看群山起连绵。 革命先烈多少万,化着春兰在世间。
朱德同志遗物敬赠仪式在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举行
2016年11月22日,在朱德同志诞辰130周年之际,朱德同志遗物、红军遗物敬赠仪式在朱德故里景区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隆重举行。朱德同志儿媳赵力平携女儿朱新华、儿子朱全华一行向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敬赠一批朱德同志遗物、红军遗物。
据悉,四川省兰花协会参与了此次捐赠仪式,“向朱德同志纪念馆捐赠‘朱德兰’130盆以及其它兰花100盆“。四川省兰花协会会长钱登荣代表协会出席捐赠仪式。
在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序厅的朱德同志雕塑前,年过九旬的朱德同志儿媳赵力平和朱德同志孙女朱新华、孙子朱全华神情庄重、缓步上前,仔细整理花篮上的红色缎带。随后,全场肃立,向朱德同志塑像三鞠躬,表达了对一代伟人的无限敬仰之情。
敬赠仪式上,赵力平一行向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敬赠朱德遗物、红军遗物300余件。朱德同志家属表示,近年来家乡变化很大,交通条件得到极大改善,朱德故里景区创建国家5A旅游景区成功。景区大力推动脱贫攻坚,家乡人民日子越过越好。他们表示,愿与家乡人民一起,将家乡建设得更好,将朱德精神发扬光大。
敬献花篮仪式后,赵力平一行参观了陈列改展、修缮一新的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沿着陈列改展后的序厅到“苦闷中的求索”“红军总司令”“长征中的坚定意志”“战斗在抗日前线”“在大决战的日子里”“推进人民军队的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党的第一任纪委书记”“在共和国领导岗位上”“人民的光荣”九个部分,通过一件件珍贵的实物、一张张图片和多媒体场景再现,认真聆听解说员的讲解,让大家从中感悟到了朱德同志高尚的人格魅力和深邃思想。


朱德的兰花情怀

文/高长武
【编者按】2016年12月1日,是朱德诞辰130周年纪念日。在不少人的印象里,朱德是人民军队的总司令,是指挥千军万马、上阵杀敌的军事家,似乎与感情细腻、温文尔雅、舞文弄墨沾不上边,实则不然。他既能武也能文,不仅有着深厚的传统美德和文化素养,而且意趣高雅、能文善诗。

朱德元帅咏冬诗
(原成都市兰花协会会长 廖先成书)“
朱德是共和国战功赫赫的十大元帅之首,也是一代爱兰如痴的名将之一,留下了不少爱兰养兰赞兰的佳话。他生前,办公室、卧室、火车专列上都摆放兰花。60年代初,朱德写了40余首咏兰诗词。他曾说:“看20分钟兰花,比休息两个钟头都好。”“如果兰花进入寻常百姓家,这时的文明就可观了。”临终时,朱德在北京的住处尚存他种养的三千多盆兰花。他收集种养的福建、浙江、四川等地兰花名品很多,他对开启他爱兰兴趣之门的建兰尤其情有独钟。
朱德爱兰源于闽西。1929年9月,身为红四军军长的朱德,率领红军入闽西,击溃民团陈国辉旅后,乘胜追击国民党四十九师和漳平永福民团。在闽西永福花乡,朱德住在永福罗城河步云桥街道“义盛号”海杂店楼下,店主邱文秀老汉酷爱种兰,满庭皆兰,店铺柜台也摆满了兰花,闲暇时朱德便去向邱老汉求教养兰技艺。一天,朱德登门,邱老汉正忙着给一盆名为“建兰永福素”的兰花浇水,朱德上前问:“这是什么兰花呀?” 这是建兰素心,我们叫永福素。”老邱回答说。朱德全神贯注看兰花,不时赞叹说:“好花!神花!花名取得好,是个福兆;等到全国解放后,我一定要好好种他几盆于承恩。” 之后,朱德在闽西从事**活动中,在他战斗工作生活的连城新泉“望云草室”、上杭古田八甲村中兴堂等地都留下他养兰栽兰的遗迹。几年的闽西战斗生活,朱德深深爱上了建兰。1934年,红军从长汀钟屋出发长征,临行他不忘带上建兰上杭素、永福素、龙岩素等名兰,因此朱德又有一个美称:“携兰长征的将军”。
1961年他在福州视察期间,亲临福州西湖公园开化寺兰圃赏兰,并割爱赠送春兰珍品“大富贵”,四川名贵春兰和剑兰给公园兰圃。2月4日,他登临鼓山,向涌泉寺住持等人询问鼓山的兰花,僧人知之甚少,朱德便领着他们来到回龙阁往喝水岩的羊肠山径之间的一棵大树下,指着树冠说:“鼓山兰花就在这树上。”众人难以置信,便上树寻找,果然发现树丫上寄生的兰花。临别,朱德向陪同的福建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及鼓山风景区管理处的负责人提议:是否在鼓山因地制宜兴建一个兰圃景点?他还亲自为鼓山兰花圃题写了圃名。
1978年,福州市政府和人民为了表达对朱德同志的缅怀,将鼓山兰花圃中残存的建兰、报岁、春兰等朱德生前喜爱的福建名兰加以保护发展,特辟十余亩的新地,配备了专人负责看管,并将兰圃迁往位于福州市区中心的于山风景区内。



交兰友,相交共叙兰事
朱德结交了不少兰友。他们中间有兰花专家、工程师、技术工人、寺院和尚及业余爱好者。
在北京,朱德常到中山公园的兰圃赏花,并和那里的园丁虞佩珍成了忘年交。20世纪50年代后期中山公园初建兰花室时,虞佩珍等人想请朱德题字,但考虑到他国务繁忙且年事已高,不忍心去打扰他。朱德从卫士长那里听到大家的愿望后,欣然命笔写下了“兰室”字幅多件,以供中山公园从中选用。他鼓励中山公园要常举办花展,让群众来观赏,为广大人民服务,还建议将兰花出口换取外汇,支援国家的经济建设。每当朱德离京外出视察时,他都要问一问虞佩珍,有没有送给外省的兰花品种。他总是走时带去几盆,返回时也带来几盆,为各地兰圃穿针引线,传递交换,希望各地能够共同发展。他曾请虞佩珍等人到中南海家中一起观赏自己培育的兰花新品种。
在广州,朱德同华南热带植物园兰花女工程师程式君也建立了友谊。程式君是前广州兰花研究会的会长。她曾深有感触地回忆说:“朱总十分关心兰花的养育、繁殖和推广,多次参观我们培养的兰花,并送了我们一些新品种xlwb,有素心兰、建兰,也有野生的。临走时,也从我们这里带走一点,送人,交换。朱总对兰花有很广泛的知识,能说出很多道理。我虽是搞科研的,但水平不如他。朱总每次来,都很随便,同我们以兰友相交。他到兰圃参观时也把我们带去,借以交流经验。当他了解到我们植物园经费和人员都不足时,便对我说:‘我们交个朋友,我把北京的地址留给你,你在工作中遇到什么问题,随时给我写信,我尽力帮助解决。’他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却这样平易近人,非常热情支持我们的事业,这点,我事前是完全想不到的。”
成都文殊院的住持宽霖和尚也是朱德的兰友。他育兰有法,培育的3000多盆兰花中有不少名贵品种。朱德也赠过一些名兰给他。朱德视察成都时张楚倩,只要有空,就到文殊院看望宽霖和尚,共叙兰情。20世纪60年代初,朱德和陈毅两位老帅结伴到文殊院赏兰。在宽霖和尚的陪同下,他们坐在寺院后进的东厢房里,以“一闲对百忙”的逸趣,欣赏千姿百态、清香四溢的幽兰。谈诗花助兴,论道霞满天。雅谈中,不觉天色已暮,三人才依依惜别。杜甫草堂、五福村的养兰技工,朱德都同他们结为兰友,有机会就谈叙兰事。
杭州有一位养兰专家名叫褚友仁,养育了一辈子兰花,经验丰富,是养兰高手。朱德拜他为师,请他讲述当地兰花的发展史,向他学习栽兰技术。褚友仁讲述了培养兰花的许多经验。朱德细心地倾听,时常还会提出一些问题。他对褚友仁说:“杭州解放了,兰花不能像过去那样只供少数人玩赏,要逐步走入寻常百姓家。你有精湛的技术,你的专长一定可以很好地发挥。希望你多培养一些徒弟,总结经验,加以推广,为发展兰花事业多作贡献。”褚友仁听了十分高兴,还送了几盆自己养育的兰花给朱德。自从20世纪50年代初在杭州结识褚友仁后,他每次到杭州,都尽可能抽空看望这位专家,关心他的工作和生活,观赏他培育的新品种,并把各地兰花发展的信息告诉他,对他所著《我的养兰生活》颇为赞赏。



在朱德既科学又细心的照料下,朱德家中养的几千盘名贵兰花长势良好,然而他并不满足于此,他经常把自己精心培植的兰花赠送他人或园林部门,与大家一起分享兰的芬芳与美丽。从1961年开始,他派人专程将适合在亚热带地区栽培的160余盆兰花金怡云,分三次赠送给成都杜甫草堂。1963年5月16日,朱德在听取解放军总参谋部某部部长彭富九汇报时指出:部队要种花,把环境美化好。不久后,他把自己培植的200盆兰花送给该部门,还亲自讲授栽兰技术。北京中山公园的兰花,许多是朱德所赠。据公园的一位老园艺工人回忆:“朱总经常送给我们兰花,如海南岛的‘海燕齐飞’,广东的墨兰、‘玉沉大贡’、‘银边大贡’、‘金丝马尾’,四川的多花兰、夏蕙、‘隆昌素’、‘鹤起绿漪’,江浙的‘衢州素’,云南的‘大红舌’和秋兰等。”此外,朱德还把自己收藏的兰花方面的书籍送给园林部门,鼓励他们认真钻研,提高栽培技术。”

成都的杜甫草堂,名木不少,自从朱德赠送了名种兰花以后,园内植兰渐多。1963年,朱德再赴草堂,兴致盎然,赋有《草堂春兴》10余首。其中咏兰的一首,思古颂兰,堪称绝唱:
幽兰出谷弱袅袅,移到草堂愿折腰。 通道芳姿不解意,陪同工部发新条。
1963年4月20日付心德,朱德回到四川,在考察之余曾登上峨眉山的石笋峰采兰陌陌谦行,采得佳种后,当晚即乘兴写下了《鹦鹉曲?石笋峰采兰》一词:
峨眉山上随缘住,石笋幽谷作仙父。松竹友朋常照映,同受雾云风雨。 达人知遇来访寻,志愿随君前去。若得供献作国香,不朽芳名留处处。
”朱德一生共创作了约40首咏兰诗词,这些诗词真切反映了朱德寻兰、养兰、赏兰过程中的所感所想,饱含了朱德对兰花的赞美和喜爱之情,因此,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朱德寻兰、养兰、赏兰最多、最勤之时,也是他创作咏兰诗词最多的时期。
莳花弄草,似非戎马倥偬的元帅的本色,而朱德如此钟爱兰花,却是为何?这其中大有缘由。有些评论称,这或与朱德早年的一段爱情有关。1928年湘南起义期间,朱德与耒阳农民武装的宣传员伍若兰相识,后经人介绍二人结婚,婚后伍若兰随同朱德上了井冈山。1929年2月2日,国民党刘士毅部偷袭红军军部,为掩护朱德突围,伍若兰不幸被捕,在狱中她坚贞不屈,最后英勇就义,年仅26岁。朱德为此难过不已,自此他更加热爱兰花,以此寄托他对爱妻的无限思念。那株永不凋谢、长久芬芳的兰花永远在铭记在朱德心中。当然,满分恋人这一点只是猜测,历史人物的内心世界谁能说得完全准确呢?不过如下两点,倒是能说得清楚的。

其一,兰花有很多用途,朱德看种养兰的实用性。1961 年2月6日,朱德参观福州西湖公园,当走到兰花苗圃时,他对福州市园林管理处的陈时璋说:“武夷山的留香涧产兰很多,要广为采集,大量繁殖,作为出口物资,既可参加国际间文化交流,又可以充实兰谱内容。”1963年1月1日,在视察华南植物园时,他又对植物园负责人说:“不要小看兰花,兰花可以出口。要广种兰花,多赚外汇。”在当时中国工业水平落后、出口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发展兰花等花卉养植,确实可以作为增加出口、赚取外汇的一个途径。同时,朱德还注意到了兰花可以作为国际文化交流媒介的用途。同中国一样,兰花在其它一些国家和地区也很受喜爱。1959年11月,日本友好人士松村谦三来华访问。知道松村喜爱兰花,所以在会见松村时,朱德以好几个品种的名贵兰花相赠。事后不久,松村又回赠了几株日本杂交兰。一来一往中,双方增加了了解,为日后中日建交积累了积极因素。此外,朱德还把赏兰、养兰的过程看成一种有效的休息方式,他常对对身边工作人员说:“看上20分种兰花,比休息两个钟头都好。”
其二,兰花的品格质朴高雅,正如朱德其人。兰花是我国传统名花,它端庄素雅、质朴高洁、坚韧刚毅,很受人们推崇,与梅、竹、菊一起被称为“四君子”。颜师古曾写过一首诗赞咏兰花的品质:“惟奇卉之灵德,禀国香于自然。洒佳言而擅美,拟贞操以称贤。”世传《孔子家语》中也有佳句:“兰花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兰花的这些高贵品格,正是朱德十分看重、推崇并要求自己要做到的。实际上,他做到了。他一生为追求和实践马克思主义真理而矢志奋斗,他谦虚谨慎、平易近人,他淡泊名利、襟怀坦荡,他受过挫折却在逆境中奋起,他就如那兰花一般质朴高洁、弥久芬芳!

老成都故事
朱德总司令三赴草堂赠兰草

文/李正勇
兰花素有“王者香”的美誉,曾令古今骚人墨客倾倒,也为仁者志士所推崇。戎马一生,统帅百万大军的朱德元帅也独爱兰花,并将生长在热带地区的兰花,分三次赠送给成都杜甫草堂,成为老一辈草堂人引以为豪的一段往事。昨日,记者幕名前往,杜甫草堂原老馆长张宗荣抚摸着片片兰草,向人们揭开了这段鲜为人知的朱总司令和草堂兰草的往事。

幽静园林中兰草长剑飞舞走进杜甫草堂东侧,与藏经楼一墙之隔就是兰园。“这里就是朱总司令赠送存放兰花的地方,与西侧的盆景园相对应。”张老说。昨天,记者从草堂北门进入草堂园区,穿过郁郁葱葱的荆竹林,进入一条小道后,抬头可见一个白墙青瓦围墙,围墙一侧有一扇双开的朱红木门,右侧墙壁上张贴着“游人止步”的告示牌,而在围墙上面可见报警器等安全装置。
经过敲门后,护园工人打开了右边一扇门,门后竖着一根两米长、直径10厘米大的顶门棒。放眼望去,3000平米的兰园内,植物的栽种搭配错落有致,进门的左前方有一个200平米的水池,池子四周和地面上则是一盆盆、一排排碧绿的兰草。
走在幽静的园林中,一些野樱桃树、桂花树的树杈上,存放或者悬挂着一包包用棕叶包裹着兰草根茎的气生兰。这些兰草根茎大多裸露在空中应无求,长长的兰叶垂下树干,像一把把碧绿的长剑飞舞林中一条安达鲁狗。“这些都是热带兰草,朱总司令当年赠送给草堂的墨兰也来自印度、缅甸等热带地区,应该属于气生兰。”张老说,成都本土的兰草为地生兰。
草堂兰园建于上世纪50年代末期,曾经是成都市兰草品种最集中、数量最多的地方。后来又有朱老总的赠予和关怀,高明婷兰花中的春剑、夏蕙、秋素、雪兰四大名草一应俱全。为了便于管理和保护这些兰草,兰园基本不对游人开放。

【杜甫草堂“朱德兰”】
讲兰节,不朽芳名留处处
“兰花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之德,不因困穷而改节。”这是世传《孔子家语》中用兰花比喻做人应有气节的话。朱德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殚精竭虑,鞠躬尽瘁,功垂千秋,但他却常常谈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在他身上汇集了兰花的诸多高贵品格,质朴、坚韧、芬芳。作为一个驰骋疆场、运筹帷幄达半个多世纪的武将、元帅,他同时具备高洁、清雅的品格,这同他爱兰不无关系。
在生活上,朱德艰苦朴素,个人所求所取很少。临终前他还把多年来积蓄的两万元人民币请妻子康克清交给组织,作为他最后的党费,不给儿女留下分文。他关心和爱护祖国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他的足迹遍及祖国大地,从漠漠黄沙到茫茫碧海,从白山黑水到天涯海角。他既是统率千军万马的总司令、人民爱戴的领袖,又是普通的无产阶级战士和人民的忠实公仆。他功高不自居,德高不显耀,位高不特殊,这一切正是高尚、纯朴的兰花品质。

在兰园会议室前一块空旷的坝子,张老手指会议室,“这里原来是草房,专给兰草翻盆、浇水的操作区,也是当年接受和养护朱总司令兰花的地方。”
“他最早一次给草堂赠送兰花在1961年。”张老说,大约在春节,朱总司令从广州返回北京途经成都时,专门从广州带回五六盆墨兰,并亲自送到草堂。“当时草堂并没有这种兰花,因为它属于热带兰草,成都属于温带,两地气候不同,主要是想试验一下范一贤。”张老回忆,当朱总司令将兰草带到草堂兰园后,立即询问兰园的兰草品种、栽培等非常专业的兰草知识,与养护工人们亲切交流兰草养护技术。在听养护工人介绍完成都本土兰草的习性、养护等回答后,朱老总和蔼地说“好、好、好”。
为了让这些外来兰花在成都顺利成活,朱老总还向我们这里的养护工人详细介绍了墨兰的生长习性、养护等常识。“总司令亲自送来的,我们当时都很重视,赶紧用笔和本子进行记录,生怕今后栽种过程中有个闪失。”介绍完这些兰草后,他端坐在草堂提前摆放的竹藤椅上,抱起地上一盆兰花,用剪刀对其中的枯枝败叶进行修剪梳理。
“得到总司令赠送的兰草,我们倍加珍惜。”张老说,第一次接过这些墨兰,兰园就指派了专人进行看管护理。并提出第一不能丢失,第二要力争养活,等到朱老总再来成都时能见到自己从广州带来的兰花。
第二年春节前夕,当朱老总再次走进杜甫草堂兰园时,再次给兰园赠送了一批兰草,不仅有墨兰、鱼魫大贡等,而且还有产自江浙一带的大富贵、宋梅等品种。“他看到头年带来的墨兰成功移栽到成都后非常高兴,并表示还会给草堂带来新品种九剑劫。”张老介绍,朱老总此次离开兰园后,还特地将兰园中的本土名贵兰草春兰、山兰等,带到广州去进行移栽。
看着满园素雅碧绿的兰草,张老说,朱总司令前后共为草堂赠送过三次名贵兰花,数量多达160余盆,而且这些兰草至今仍然完好地保存在园子里。

【杜甫草堂“朱德兰”(花照)】
钢筋护兰室悉心呵护兰草
就在兰园护兰工人们小心翼翼看管着朱总司令赠送的兰草时,一场席卷大江南北的风暴也吹进了幽静封闭的兰园。“那太危险了佟家三少,要不是我们护兰工人们反应快,总司令赠送的这些兰草肯定也遭殃了。”当时正在草堂负责的张宗荣说,那是1966年的秋天,一群北京来到成都的红卫兵突然闯进了兰园的大门,理由就是到草堂来调查朱总司令的兰草。
“我们立即将朱老总赠送的兰草全部转移到其它兰草中去。”张宗荣说,搬迁过程中,护兰工人拔掉了兰草上面原有的标记。面对红卫兵的反复质问,工人们始终坚持朱老总只进兰园参观休息过,没有送过兰草。但这群红卫兵并不放过,依然在园子内进行了大范围搜查。
“可能他们不熟悉兰草游虎丘小记,也分辨不出哪些是墨兰,哪些是春兰,所以很快就被护兰的工人遮掩过去了。”张老说,兰草主要是从叶子上进行区分,内行人都清楚。
红卫兵走后,兰园加强了对兰草的保护。将朱德赠送的兰草,重新进行了转移集中,并修建了专门的兰室存放这些兰草。
如今,在兰园会议室一侧兰室里,摆放着24盆碧绿的兰草,有的还刚刚吐出新叶,地面上满是青苔等藻类。与众不同的是,这个兰室是由砖混结构修建的,兰室的四周全是手指粗的钢筋,里面还有喷灌系统。这些兰草要求的湿度相对少一些,温度略微高一些。所以把它们集中在这一片进行统一管理。那为何还要用这么粗的钢筋加锁进行保护呢?“害怕掉罗蓝山啊!”负责养护兰草的王大姐解释。
“这些都是朱老总当年赠送的墨兰千钧一发造句啊!”再次见到这些久违的兰草,张老显得非常高兴。



往期回顾:
兰花专业大学生再度强势上映——各地兰友可提前预约
植悟人生 & @兰悟人生
兰香蕙馥~酒助力首届成都北星花博园兰花节
{ 淘宝店搜索:兰漂商城 }

复制链接: https://m.tb.cn/1.YQqV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