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滑梯扶风野河山写意-扶风微传媒

扶风野河山写意-扶风微传媒

提示:点击上面↑"扶风微传媒"关注我
我们致力于让更多的朋友喜欢扶风微传媒,关注微传媒,如果您有关于扶风的好文章,好照片和其他好作品,请向我们投送哦!
投稿邮箱:3567456231@qq.com
联系微信号:zxh08090525

野河山写意
作者 唐志强
山桃花傲然报春(春)
身居小城,阳春三月,春天的倩影已姗姗而来。河堤边的垂柳吐出了嫩嫩的绿芽,小草从泥土里钻出小小的尖儿,路边的迎春花,在剪剪寒风中开放。
周日这天库斯克邮车,春阳高照。吃罢早饭,沿关中环线北边的野郭公路,去山间寻觅浓浓的春意。我们大约行了二十多分钟,便进入野河山森林公园。公园内,蜿蜒的水泥路通向山顶,公路两边悬崖峭壁,怪石嶙峋,偶尔看见几棵苍松翠柏,傲然屹立于岩石之上。
当我们的车行至野河山庄,忽然,朋友惊喜地叫起来:“哇,看,山桃花开了!”,我顺着朋友的手指的方向望去,就在路边的崖畔上,果真一树树的山桃花,在春阳的映照下,艳丽地绽放了!
我们欣喜极了,忙停车驻足,极目远眺,就在向阳的山坡上,一树树山桃花,迎着春风,灿烂地绽放了,有火红的,有粉白的,竞相开放,争奇斗艳。满山的山桃花,有的星星点点地点缀于苍松翠柏之间,赵珈琪有的茕茕孑立于岩石之上,有的热热闹闹地簇拥着,还有的在树荫下含苞欲放。满树的山桃花,近看的娇艳似火,远看绚丽如霞,又宛如待字闺中的少女,红扑扑的笑脸,面如桃花,羞涩、漂亮,惹人心魄。
野河山中,来观赏山桃花的人很多,三五成群,趁早来感受这花的喜气,让山桃花的旺盛带给一年的好气象。曾记否?几月前,这满山的山桃树还是纤细的身姿巴博萨船长,在东风里无力的摇曳着弱不禁风的身姿呢,只是过了个立春,竟然出脱得婷婷玉立,让你刮目相看。在生命的绽放时刻里,它是那么的淡然。淡然却出了哲理,在水一角,在山一峦,在人间三月的阳光沐浴里,在天地的一个容身空间,静静的思考,开放嫣然,欣喜万千的回报着春天。
一只蜜蜂飞向山桃花的桃蕊,山桃花接纳了,接受它热烈的“幸宠”一回;一只鸟儿飞向桃花打个圈,飞走了,紧接着是一只蝴蝶。山桃花接纳了所有的检阅,终究这是一个太美好的季节。
在大家赏花兴趣正浓的时候,我们碰到带领朋友赏花的野河山生态旅游景区负责人韩平社,他给大家讲解了一些山桃花的知识。山桃,别名花桃翁清海,常见的观赏果树,生于山坡、山谷沟底或荒野疏林及灌丛内,海拔800-3200米。山桃花期早,花时美丽可观,并有曲枝、白花、柱形等变异类型。野河山143公倾灌木林地和每个山梁基本上都有山桃花,天然山桃树自然形成了桃林霞彩、桃花红嫣的景点,春天山桃花盛开滑滑梯,赏心悦目,秋天又是一道美丽的绿化风景线。
穿过小道,与朋友边听山桃的知识,边赏花,心舒展了,眼睛也享福了,这是何等的享受,如兴趣更浓,何不席地而坐,饮酒作诗,逍遥自在。春天是登山的好时候,赏景看花是休闲的好办法,那满山的山桃花都在等你来看。真美啊,看的眼花缭乱,看的心花怒放,看一看高处的,看一看低处的,看一看远处的,看一看近处的,看一看开盛的,看一看未开的,看的好多好多,看的看的就累了,心儿醉了,醒来又是美好的一天。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不用去联想唐代诗人崔护《题都城南庄》里的诗句,那妇孺皆知的句子,不知种在野河山上长出了几多山桃树呢,只有用心去体味一树再普通不过山桃花的游人,才能领悟其中的奥秘,与感悟很深的哲理。
野河山的槐(夏)
我曾在秦岭山仔仔细细地端详过槐,槐却偏生要长在岩上,乱石堆里,水土越寡薄,越是合适了槐的生长。公路边里,多植槐树,也是从路肩的石坎缝里生根的,往往叫人看了不能相信,合抱粗的大槐树,竟是长在石上的?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秦岭是一整座的花岗岩,干沟边上,乱石渣里有槐的大家族,也是情理之中,倘若秦岭没有槐,那才是怪事。在很多人的意识里,槐树生成是个苦身子,与石头为伍,缺花岗岩的野河山与喜石的槐树是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的。
野河山是个生长传奇的地方。它位于扶风县北部山区腹地昭和维新之歌,地处渭北黄土丘陵区。野河山古称乔山李廷亮,属千山东沿之余脉。土壤主要有典型褐土、淋润褐土碳酸盐褐土、善土、红土等姚艺龙。不过1981年以前,随着野河山林木的过度采伐,槐林的面积越来越小。谁又曾想到,30多年后王端端图片,一个拥有各类景观林2950.0公顷,全国面积最大、密度最大的18万亩槐花林又重新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第一次近距离地感知野河山槐林是在夏初的一个中午。
四野是漫漫黄土,大山以南黄土深厚,自然恢宏。大山以北山势陡峻,悬崖峭壁,高林浓郁,山清水秀。一座山水人文旅游花园让人震撼。然而,真正带给人无穷震撼的是那丛生的槐花林,漫山遍野成了花的海洋,洁白如玉,远远看去犹如皑皑积雪。槐树是野河山的灵魂所在。
野河山里土种的槐,都是刺槐。身子疤癞,皮糙,枝条上长有尖刺,人鸟不能近它。刺槐长得高大,越长外相越糙,越老尖刺越厉刘金迪。槐的外皮长圆和了,竟有一指头厚,所以乡下人说,槐是不成材的,砍下材来,除了皮,便没料了。做柴火,皮厚,不起焰,一烧一个黑洞。早年做锨把,有牛筋条子,便不用槐;做圈椅,有岩桑,也不用槐;做檩条吧,有通直的杉树,用槐做甚!槐也做不了风景,粗砬得鲁莽,咋看咋丑,伤了人的眼么。
每年三四月里,桃花开过了,李花开过了,杏花开过了,便临到了槐了。槐花成串地在槐的枝叶笼间垂开着,随了风摇曳,细听有铃声作响。槐或紫花,或白花,也有开粉红的,一律粉扑扑地摇,槐香也便一缕一缕袭来,大太阳下竟如田里烧谷草的气息,叫人闻着冷不丁地打出一串喷嚏。野河山上的槐,香透了一座山,香透了附近百里的村子,进了村子,闻着那浓郁的槐香,脚下便软了。
凉爽的山风袭来,槐树的枝叶摇曳着,那身姿尽管算不上婀娜、飘逸,却也风度翩翩,似火骄阳的炙烤在它而言,显得微不足道。绿的槐叶,白的槐花,使这片以青色为主的空间不显得单调、枯燥。树是动物的乐园,有了树木的遮蔽,很多动物开始在野河山安家落户,为这沉寂了多年的地域又增添了几分喜人的生气。
跟乡村的槐相比,野河山的槐树显得足够硬气,毕竟它们经历了太多严酷的考验,品尝了太多石头的苦涩。在野河山生,在野河山长,似乎是命运不公,但恰恰是野河山这复杂的生存环境赋予了它旺盛的生命力。
野河山的槐,是真正诠释了石头的力量的槐树,而三秦人承袭了槐的性格。得到上苍的眷顾,就把感恩展露;假如被暂时遗忘,也不怨艾,凭着坚忍的品德去开拓,去创造。
永远的杉树林(秋)
很早就听朋友说,贵妃故里野河山风景区有个叫放生湖的地方别有一番洞天,倒不是因为这里的湖,而是因为这里有一处别样的景致-----在放生湖边生长着一排挺拔千年的水杉树,它不但生长茂盛而且颇有传奇。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探幽的意愿总不能实现三线炎,随着时间的延长,我心中的那种神秘感越发强烈。
晚秋时节,与几位爱好登山的朋友相约,一起攀登野河山,大家欢声雀跃。
那一天,天气出奇的好,阳光明媚,旭日初照,万里碧空如洗,就在这样一个山清水明的早晨,我们怀着格外轻快的心情开始了我们的放生湖之旅。
放生湖,是野河山森林公园内一个景点。野河山的放生湖传为西周时所建,有小湖三处相通,原为道人、僧人放生之地。传说放活物一命,可消灾延寿,故很多人就在此处放生,人称放生湖。据说,当年大型古典神话剧《封神榜》剧组正是看中野河山放生湖边的杉树林,才把下部“武王伐纣”的多起重头戏放在放生湖拍摄。
我们带着一份好奇,怀着一份期待,拥着一份对于未知的渴求,踩着山间小路,去放生湖边一揽杉树的传奇。
说话间,路两边槐树叶像花蝴蝶聚会般舞动的身影不见了姚诗涵,显骇于视线的是笔直参天的杉树,一颗颗哨兵似挺立在道的两旁。针形细碎呈羽毛状的叶子,经晚秋的清霜染过,红红的,是那种朴素的殷红。本来杉树威严端庄的身姿,被这殷红一装扮,另显几分优雅和妩媚。我惊叹道:好优美的杉树哇!真没想到在这见到它。
有微风在空中吹过,整片杉树林随风波动,像一团流动的红云,又像是一个巨大的飘动的红丝巾,更像是一群秀丽的女子在舞动着水红色的衣袖和裙衫,婀娜多姿,妩媚可人。此时此际,山中的林木尚未露青,唯有这一片浩瀚的杉树林,让野河山焕发出灼灼的光彩。
风很轻很轻,云很白很白,美丽的杉树在寂静的放生湖畔尽情地燃烧着火焰般的色彩坐壁观宅斗,仿佛阵阵春潮荡人心扉,让人心驰神迷。
杉树著有植物界“活化石”之名,他是凭借顽强的生命力从远古走到今天的。他直冲云霄、昂扬向上,主杆笔直,状如宝塔,端庄稳重,凛然生威。古人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的确,树干挺拔了,侧枝才好依附,常常幻想自己能够做一棵杉树的附枝,如此才能够紧密地团结在他的周围。
年年岁岁树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年一年过去,树还是树,玉颜不改,而我们人呢,却没有此般的福气,能得以静享千年,所以,想来,树还是幸福的,尤其如这般美丽的杉树,在树中独占风华,予我们,竟又是这般的喜欢与爱恋。
我独在林中穿行,尚好的阳光被杉树林筛成大小不等的光斑,万花筒似地在我眼前晃动,不知我的到来惊扰了林间的喜鹊,还是喜鹊们有意在高高树间飞翔跳跃嬉戏来欢迎我,总之我对这晚秋的杉树林情有独钟,感受不尽它那自然的和谐幽静与美好。
这纯净的色彩,这一抹金黄,是水杉对逝去岁月的告别,她的美丽容貌将被无情的冬天掠夺消失而去不会再来。
放生湖的水好,放生湖的杉树林更好。我忘情地欣赏着品味着这里的一切,久久不愿离去。
我一直在想,它那坚强的生命力,甘于冷落寂寞的品性,默默无闻乐于奉献的精神,这恐怕就是野河山放生湖杉树的可贵之处。
情爱野河山冬天的油松(冬)
野河山的周围是莽莽苍苍浩瀚无边的林海,远处是连绵起伏波涛激荡的绿色的群山。在如诗如画美丽无比的野河山里,生长着数不胜数的高大、挺拔、奋发向上的油松。它构成了野河山的主旋律,油松是野河山中当之无愧的树之娇子“松树之王”。
野河山周围的人是听着松涛的声音出生的,是闻着松籽的清香长大的,他们生命的每一天都与油松密不可分。
油松是野河山的美发,油松是野河山的生命。
冬天的野河山更是妩媚多姿,当严寒袭击着大地每一条筋骨时,皑皑白雪把野河山覆盖,雪压青松,银装素裹,显得分外妖娆,如一条条银蛇在舞动。此时,你再看那一棵棵高耸入云的油松,擎一方浓绿,不折不弯任风吹雪打,顶天立地笑傲苍穹,在冰雪的世界里是那样的坚强、高洁、威武,油松真乃树中的伟丈夫也!
山上是松,山下是松,山深涧的油松夹道肃立,纵是无语亦多情。
这里是松的世界。置身野河山,如置身松的海洋。满山满坑的青松,像碧色的雾,似绿色的霞,迎面扑来,目不暇迎。层层叠叠义渠骇,遮天避日,奇松怪枝,千姿百态,有的像雄鹰展翅,有的像惊鹿飞奔,有的像饿虎扑食,有的像蛟龙腾空。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咏松抒怀,多少画家绘松寄怀。他们或称颂松树的高洁、坚毅;或用松树来象征一个人的气节、品格。白居易写的《松树》,胡仲弓写的《咏松》。革命家陶铸写得《松树的风格》,作者用酣畅的笔墨,生动的描写,高度地赞扬了松树的伟大、高强、力争上游的精神。陈毅陈老总写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若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的这首写松,赞松的好诗,更是脍炙人口,广为流传,成为许多好学上进的人的座右铭。
陈老总在这首诗中,对松树在风雪中傲然挺立,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高贵品质给予了由衷的赞美,同时也隐喻了诗人那博大无私的胸怀,和虽受误解却并不屈服的伟大品质,集中体现了诗人伟大的人格魅力。每当读到这些描绘松树的佳句,就会从心底里涌动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情感,就情不自禁地为松树的那种豪放、坚毅、傲霜斗雪的精神所折服、所鼓舞、所感奋。
每一次登临野河山,看到油松伟岸高大的身躯,就会感到一种心灵的震撼,受到一次灵魂上的洗礼。
野河山的油松是可爱的也是可敬的,由油松的高贵品质联想到那些可歌可泣的林区管理人员和大山的儿女。野河山里面有个野河林场,这个林场从1959年创建,至今58年,两代林业职工,硬是把一个光秃秃的丘陵山地建设成为了一个郁郁葱葱的山林。尤其是,近年来,森工儿女发扬油松精神,在困难面前不低头,不逃避不怨天不怨地。在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全面实施,更为野河山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希望、新的机遇杨山楷,也给野河山的莽莽林海带来了无限生机和浓浓的春意!
为野河山有油松而感到高兴,同时,也为野河山有这样踏实负责的林业职工而高兴。有了这样的林业职工,野河山会越来越绿,陕西的天会越来越蓝,三秦的水会越来越清,百姓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社会会越来越和谐。
松树的品质最令我佩服,它默默无闻地为人们做出贡献,做出牺牲,松树还不怕狂风暴雨,坚韧不拔,松树不但为人们提供着木材,还陶冶着人们的品格,使人们懂得做人的道理!
冰消雪融,大地春回。春姑娘正迈着轻盈的脚步向我们走来,春季正是植树造林的好季节,那野河山的油松,那漫山遍野的松树,此时正沐浴着春风春雨茁壮成长。不断成长奋发向上的油松啊!又给野河山带来了满目葱茏的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