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冰的英文时隔30年,揭秘“黑猫警长”之死-小众文化影视传媒

时隔30年,揭秘“黑猫警长”之死-小众文化影视传媒


错过了时间节点的《黑猫警长》,遂一直停留在了第五集。
文/谌旭彬 转自/短史记
今年是动画片《黑猫警长》夭折30周年。
1987年,该片第五集播完,黑猫警长于片尾举枪逐字打出“请看下集”字样。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流传说法,大多不实
《黑猫警长》为什么只有五集?
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第五集播出后,该片导演戴铁郎突然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通知退休。
据文汇报2012年的报道,戴铁郎曾如此描述自己的退休情形:①

不过,澎湃新闻2014年的一篇文章称:②

也就是说,第五集播出(1987)后,戴铁郎在美影厂继续工作了约3~4年的时间。
退休并不是《黑猫警长》夭折的真实原因。
流传甚广的另一种说法是:戴铁郎和《黑猫警长》童话的作者诸志祥之间,在1987年发生了版权纠纷。
这场纠纷确实存在。其始末大致如下:

经法院数十次调解谈话,1987年12月31日罗卡定律,二人握手言和告终,戴铁郎自稿酬中拿出2880元赔偿给诸志祥,诸志祥当庭撤诉。③
2013年,诸志祥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这段往事:④

戴铁郎的好友,《黑猫警长》制片主任印希庸也有相似的说法:⑤

也就是说,两方当事人都否认了“版权诉讼纠纷导致《黑猫警长》夭折”这一传言。

图《黑猫警长 二》连环画
署名/编文/绘画/封面画/戴铁郎
真原因:美影厂陷入泥潭
自1987年第五集播出,至1991年戴铁郎由美影厂退休,这段时间里,《黑猫警长》始终没有下文。
其真正原因是:美影厂自身陷入了困境。
从历任美影厂领导所撰写的年度报告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到:

(1)1988年之前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影厂曾是中国唯一的专业动画生产厂家王慕清,集中了国内绝大部分动画艺术家和创作人员。其生产模式,是由国家拨款、下达生产指标,美影厂完成后由国营电影公司收购。美影厂既不必直接面对市场,伯恩安德森也不必担心盈亏。
约从1984年起吴文洪,事情开始起了变化——电视市场渐趋成型,外国动画片进入中国,外资或中外合资的动画公司陆续成立。美影厂则继续维持精雕细琢(甚至不惜一部单集片耗费逾年之功)的生产模式,不考虑市场需求和播放档期薛晓光。⑥
这种生产模式,更多地强调“艺术性”,尤其强调“具有民族特色的艺术性”(多用于对外文化交流)。故1984年诞生的《黑猫警长》第一、二集,虽然在全国儿童电影评比中获得了“童牛奖”(获奖的是第一集)溜冰的英文,却遭到了“权威专家”的冷遇,被批“缺乏民族特色”,不得不暂且停摆。
1986年,美影厂终于注意到,观众对动画片的需求已经“从影院逐步转向电视屏幕”,当务之急是赶制适合电视播放需要的“系列美术片”。于是,停摆已久的《黑猫警长》在该年重新启动,拍摄出了第三、四、五集。其中的第5集,被广播电影电视部评为1987年的优秀美术片。
在《中国电影年鉴1987》和《中国电影年鉴1988》(书名1987,内容则是对上一年即1986的总结,其余亦同)的“美术电影”篇章里,《黑猫警长》的存在感是很强的。
前者,收录有时任美影厂副厂长、编辑室主任张松林一篇《近十年的美术电影回顾》,文章浓墨重彩地介绍了《黑猫警长》,称赞其“情节紧张而有趣,而且每一集都带有一定的科学知识,有时代气息”“黑猫警长已成为儿童心目中喜爱的动画明星”。还收录了美影厂导演钱运达对戴铁郎的采访,详细介绍了戴的创作思路。后者,收录有时任美影厂厂长严定宪对1987年美影厂工作的总结报告。报告重点介绍了“系列美术片”的生产情况周凤臣,其中就有《黑猫警长》。同时收录的一篇金柏松的文章千田爱纱,赞誉了导演戴铁郎“风格鲜明”,拍摄的《黑猫警长》“在社会上的反响异常强烈,剧场效果也是空前的……与今日孩子的思想现实很贴近置之不理造句。”⑦
2014年,曾担任美影厂厂长(1984~1988)的严定宪,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言及,自己执掌美影厂期间,并未打压干涉《黑猫警长》的制作:

与前述史实对勘,严定宪的说法是可信的。

图:《中国电影年鉴1987》中关于《黑猫警长》的报道
(2)1988年之后
美影厂的转型为时已晚太古剑修。据《上海电影志》记载,1988年,“美影原动画人才大量流失,经济严重滑坡”;1989年3月3日,为走出泥潭,“美影公开招聘厂长”。⑧
1989年出任美影厂长的周克勤终不知车,在年度总结报告中,对1988年的描述是:⑨

对1989年的描述更为惨烈:⑩

人才外流,为何会严重到使美影厂几乎要翻船的境地?美影厂员工下面这段回忆很能说明问题:

当时的美影厂,仍是计划体制,靠着完成上级的指标来维持运转。具体指标每年约为30~40本,每本10分钟,中影公司以固定价格收购影片(票房好坏与美影无关,事实上当时几乎所有动画片的发行都会亏本),以指标为上限,收多少本给多少本的钱。人才全跑了,完不成指标,收入就会锐减;次年的指标还有可能因此减少狗洞打一字,形成恶性循环——90年代初,美影厂不得不对外“卖指标”。
在这种恶劣的厂内环境之下,《黑猫警长》系列片已难以提上日程。比如刘家灿,1988年的系列片生产,只接了一部联合国委托的《皮皮的故事》,以及一些对外加工业务——接外活的报酬,比完成中影的指标丰厚;也比生产《黑猫警长》赚钱。做《黑猫警长》无非两条路,要么按固定价格由中影收购,要么低价卖给电视台(《变形金刚》等海外动画片,早期甚至免费供中国的电视台播放,以期打开周边市场)。
厂外环境也同样不太好。比如,1990年,时任电影局制片一处副处长曾撰文批评《黑猫警长》:

这个批评是到位的,作为国产系列动画片的拓荒之作,《黑猫警长》确实有粗糙的一面。
及至90年代,欧美的成熟动画如《变形金刚》《铁臂阿童木》《七龙珠》等,早已占据了中国的电视荧屏,中国动画用户的欣赏水准也因之提升。
错过了时间节点的《黑猫警长》,遂一直停留在了第五集。



本文作者谌旭彬,来源微信号短史记(ID:tengxun_l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