溆浦网白先勇批台湾:国军抗战死300万,自己教科书都不写-有史以来

白先勇批台湾:国军抗战死300万,自己教科书都不写-有史以来


读史越多,越不会一叶障目。欢迎添加有史哥私人号,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加关注即可:


白家墓园“榕荫堂”
作者:杨素
来源:《凤凰周刊》
原题:《台北白崇禧墓园沧桑》
被蒋介石列为毕生死敌的桂系将领白崇禧,1966年12月1日逝于台北,并与妻子马佩璋合葬在台北六张犁回教公墓的“白榕荫堂墓园”李江雁。
毕生能征善战的白崇禧,晚年在台湾的日子并不如意,不但遭蒋介石冷淡以对,不时给他些难堪,长期派特务跟梢骚扰。他去世后,蒋介石虽亲往台北市殡仪馆三鞠躬致祭,特颁“轸念勋猷”匾额,至今仍刻在白崇禧墓园前牌坊上,但蒋介石当天的日记却写着:“昨晨,往悼白崇禧之丧,其实此人实为党国败坏内乱中一大罪人也”。
蒋介石此言当是因为他1949年下野,正是因白崇禧率先发难、两度通电所致,加上桂系与蒋介石间恩恩怨怨,因此李宗仁早警告白“桂系到台湾无用武之地”,但立场反共的白崇禧既决定东渡台湾,人在屋檐下,也不能不低头。甚至他死后,毕生功勋也遭国民党刻意扭曲、遗忘,只剩白榕荫堂墓园默默地随时光老去。

白崇禧将军葬礼
只是随着《民国与父亲》这本书出版,白崇禧的儿子白先勇,以他在华人文坛的地位,帮父亲作起了翻案文章黄艳泽。原本年久失修的白榕荫堂墓园,也在白先勇力争下,透过台北市长郝龙斌促成,以伊斯兰教文化特有建筑名义列为古迹。马小翠白先勇甚至说,“这一刻让他等了50年”学习外号。
虽然台湾“国防部长”高华柱公开肯定白崇禧一直“忠于台湾、忠于人民百姓、彰显军人武德的崇高精神”,等于为白崇禧多年委屈略作平反徐佩瑜。但面对台湾年轻一代对抗战历史的冷漠,溆浦网白先勇则在父亲追思礼拜中沉痛地说,“这种对历史真相的轻忽,相当令人担忧。”
白先勇批评原来我是鬼,国民党军队在抗战期间,死亡近300万人、将官死亡超过200位、空军飞行员战死逾4000多人,但至今连在自己的教科书里都不写了。而他发愿为父亲写传留下记录,就是希望唤起大家对历史的重视,因为“历史是我们共同的记忆胡充华,不了解历史,就不了解未来,可能就会在未来迷失方向”。谈起中日之间的纷争,白先勇更直言,“当一个民族对自己的历史与苦难都认识不清,就难怪其他人敢说三道四”喋血四平。
全台仅见的回教陵墓
白崇禧,字健生,1893年3月18日生,广西临桂人,是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第一任“国防部长”。但在台湾,已没有太多人记得起白崇禧这个名字,但白崇禧的公子白先勇却是台湾文坛祭酒,他的《台北人》《寂寞的十七岁》《金大班》等作品广为流传,为离乱的外省族群与苦难年代留下深深刻痕边防风暴。近年他又提倡昆曲复兴,一出《游园惊梦》更是轰动两岸。

白榕荫堂墓园是1963年白崇禧夫人马佩璋过世时,在当时回教公墓觅地辟建。取名“白榕荫堂”,是悼念白崇禧父亲榕华公,其余荫在台湾安息之意。白先勇的大哥白先道、三姐白先明也葬在白榕荫堂内。
白崇禧信仰伊斯兰教,来台后,也曾被委任为台湾回教协会会长vovol,就连回教公墓也是白崇禧于1950年向当时台北市市长游弥坚提出申请,拨出土地给回教协会兴建。此处也成为台湾相当少见、规模最大的伊斯兰教陵墓金如贞。
这片墓园位于六张犁崇德街小山丘上,是台北市示范公墓之一,傍山而建,背北面南;盘山小路蜿蜒,最窄处仅容一车通过;绿荫蔓草,亭台相间,如山间城郭;除扫墓者外鲜少人迹少林龙小子。其中回教公墓占地约半公顷,入口立有“回教公墓地界”石碑,每个坟墓都是正正方方,依伊斯兰教规土葬;墓碑整齐划一,墓碑面南。
墓区最高处就是白榕荫堂墓园,除白崇禧题字,墓园正中白崇禧及其妻坟墓比肩而处,白崇禧墓碑上并书“先考陆军一级上将白公讳崇禧府君之墓”,由白氏后人七男三女所立。
墓园前有两座蒋介石题名的牌坊,顶端均有象征伊斯兰教的符号新月伸向天空顺明全文阅读。最靠近墓园的牌坊,蒋中正题“轸念勋猷”,并有“健生同志千古”字样,是纪念白崇禧的。背面刻有于右任为“白嫂马夫人仙逝”所题“母德扬芬”。外侧上书“淑行流馨”的牌坊,以及墓群右下方,名为“佩璋亭”的伊斯兰风格八角亭,都为纪念马佩璋所建孙杨国歌门。亭内有白崇禧树追思石碑一座。

白崇禧夫妇
白、马两人感情深厚,共患难37载里欧万塔,始终相敬如宾,因此马佩璋死后,白崇禧极度伤心,以近70岁高龄游艺修真,每天还是依伊斯兰教规到灵前诵经追悼,风雨无阻40天。据说马佩璋过世后,虽然陈诚、蒋经国等国民党党政要员均前往探视,蒋介石与宋美龄也送了花圈,但派去致祭的代表竟只是蒋介石的侍卫长胡忻,四星上将至亲过世只有如此低的级别待遇,实在让人摇头。
家与国究竟存在什么样的联系?请关注“家与国”吧!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后加关注即可:

↓↓↓点击看“财经直播”,免费教您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