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技师学院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1452—1454章-小姑子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1452—1454章-小姑子
第1452章重伤张道陵
“呵呵,你们东临人难道贪生怕死到这种地步?也好意思让区一个元婴中期修士上场!”风月老魔阴阳怪气的冷笑道。“如此畏惧出战,那还不如直接认输,这样岂不是来的更痛快?”轩辕洪呵呵道。王文山面无表情,一语不发轮回艳福行。其余两名东临大陆的元婴后期修士也都保持沉默。东临修士大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面露尴尬之色,士气大减。他们也搞不懂为什么高层排出一个元婴中期修士对付张道陵,而且这名青年他们闻所未闻。张道陵名头很大,是云涧北陆的盟主。既然他都出战了,按理王文山也应该出战。可没想到东临大军居然让一个籍籍无名的元婴中期修士出来对付张道陵,实在是有些不妥吧?这个决定确实会扰乱军心,一些东临修士甚至都觉得,是不是王文山怂了不敢上场?张道陵瞥了眼那名青年,面色如常道:“这位道友倒是陌生的很,能否报上姓名?”“送你归西之人!”青年神色木讷的大吼一声,整个人化为一道利箭,朝着张道陵猛冲了过来。张道陵扬了扬手中的拂尘,单手掐诀,嘴中喃喃吐出一句:“五雷咒法!”声音一落,张道陵用手中的拂尘挥出一道惊人的咒术。“轰轰轰轰轰!”五道颜色各异的雷电,如同粗大的激光炮一样,每道雷电都有碗口那般粗,携着骇人的威能,直接朝着猛冲过来的木讷青年轰杀而去。沈浪还是第一次看见张道陵出手,不禁心神巨震,随手一式法诀都能有这么大的威力,真是高手!据说张道陵所有的咒术都是他自创的,沈浪都无法想象。眼看着五雷咒法就要击中那名青年时,青年张开嘴,嘴中散发着浓烈尸臭。“喝!”倏然间,青年嘴里喷出大量青色光弹,耀眼无比。“砰砰砰!”每一枚光弹的威力相当于元婴初期修士全力一击,乍一看对元婴后期的大修时够不上什么威胁,但数量如此多的光弹叠加之下,哪怕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也不敢硬接。“是天火雷珠!”风月老魔心中一凛,险些惊呼出声,东临人居然能炼制这种大杀器!北陆阵前的元婴期修士脸色均是一变。沈浪眉目一掀,天火雷珠他也有所耳闻,是这一界极少数可以重创元婴期修士的消耗型宝物。这玩意儿就相当于手榴弹,和一次性的攻击灵符差不多,但是威力要比后者大多了。天火雷珠炼制材料极为苛刻,而且工艺非常复杂。想炼制一颗天火雷珠,比炼制本命法宝还要艰难。所以几乎没有元婴期修士会想到炼制这玩意,费时费力废财,且一颗天火雷珠的威力也就相当于元婴初期修士全力一击而已。就算能炼制一两颗天火雷珠,也对元婴期修士吸引力不大。但青年嘴里喷出的天火雷珠,乍一看至少也有十七八颗,这t也太夸张了!“轰隆!”大量的光弹撞上了五雷咒术,密集的爆裂声响彻云霄。一股灼热的罡风席卷四周,双方阵前的元婴期修士纷纷释放出灵力护罩,防御爆炸威能的波及。五雷咒法虽然强横,但还是被大量的天火雷珠击溃,甚至雷珠爆炸后小半威能径直朝着张道陵本人轰了过去。张道陵面色一沉,甩了甩手中的拂尘,白发随风飞舞,咬破指尖,飞快的在身前画出一道神秘的法诀。“太上正一咒!”张道陵终于施展出了他的最强咒术。威力骇人之极的五种狂暴能量的五行攻击,携着无与伦比的威能,朝着青年轰去。青年面色僵硬,丝毫不惧袭来的太上正一咒,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利箭,正面朝着张道陵冲去,眼前看着就要被太上正一咒吞噬。“张道陵,死!”木讷青年嘴中发出一道嘶哑低沉的吼声,身体突然鼓成了圆球,急剧颤抖。“不好,是自爆!”风月老魔大吃一惊。喊声刚落。“轰!!!”一道惊天巨响,有如晴空霹雳,震得人耳膜生疼。那名木讷青年,居然直接自爆了肉身!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腹中居然藏有五十多枚天火雷珠!自爆的一刹那同时引爆了大量的天火雷珠。这威力,恐怖的已经无法形容!只见自爆过后的漫天血丝,加上大量天火雷珠释放出的青光,如同滔天巨浪一般轰上了太上正一咒,把张道陵整个人都吞噬了进去!“轰隆!!!”这一击,甚至让天地都有些变色!可怕的威能如海浪怒涛般,向四周疯狂卷去,天空中的云层都被吹散……“不好!”风月老魔心中大凛。想不到东临人如此阴险,竟然利用自爆这种方式来对付张道陵。张道陵虽然实力强劲,但怕也承受不住这种强度的攻击。沈浪咬紧牙关,目露惊骇,这攻击的威力,都快接近化神期修士一击了!那爆炸声一波接着一波接连不断,光芒刺目。北陆阵前的元婴期修士全力撑开灵力护罩,才堪堪抵挡住了爆炸的波及。后方的一些结丹期修士和大量的筑基期修士直接被爆炸的气浪掀飞了出去,一时间阵型大乱。“哈哈!这张道陵终于中招了,不枉我东临修士耗费七百多年时间造出的这一具自爆尸魔和天火雷珠!”王文山心中暗喜。坐在兽车上的壮汉和乘着狂雷疾风雕的光头老者也喜出望外,只要张道陵一死,他们的压力会减少很多。“东临大军必胜!”东临修士大军气势重新涨了起来,兴奋的高呼出声,高亢的吼声如同浪潮一般。北陆阵前的元婴期修士面色如土,修士大军的士气也由盛转衰。元婴后期修士不是神,遭受到威力有如化神期修士一击的恐怖攻击,绝无可能安然无恙。过了十秒后,爆炸声终于敛去。战场中央,自爆尸魔的肉身已经崩溃,一具元婴飘荡在半空中。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张道陵并没有死,肉身犹在。他全身泛起一层金光,仿佛披上了一件金色纱衣一般,宛若尊神!“不可能!”王文山的冷笑声戛然而止,两眼睁得滚圆,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了幻觉。正面中了那种程度的攻击林静恩,这家伙居然还能活下来?虽然张道陵看上去气势惊人,但掩盖不了他身负重伤的事实。张道陵头上的玉冠被击落,披头散发,衣衫破碎。嘴中吐出一大口鲜血仙道无情,整个人在半空中摇摇欲坠。沈浪自觉惊骇,在他眼中,张道陵一向是神秘莫测,高高在上,还从来没有露出如此颓势。看来张道陵也会有撑不住的时候。虽然他肉身安然无恙,但估计受了极重的伤。第1453章洗干净脖子等着!
“道陵兄!”顾天宁脸色大变,急忙冲了上来,正欲上前扶住满身血污的张道陵。张道陵摆了摆手,道:“不妨事!”说完,张道陵瞥了眼一脸瞠目结舌的王文山等人,嗓音嘶哑道:“王道友,这一战是老夫赢了。”王文山脸黑的像锅底,他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这样也弄不死张道陵,这老家伙命也太t硬了吧?要知道他们花了巨大的代价对付张道陵,不想还是被对方逃过一劫。除王文山之外的两名元婴后期大修士也面如土色,刚才尸魔自爆那一击的威力他们也心知肚明。张道陵连如此变态的攻击都能接下来,本人的实力可想而知!东临大军这边虽然有三名元婴期的大修士,但张道陵一人估计可以力敌两名元婴后期修士,实在是深不可测。没等王文山开口说话,风月老魔暴跳如雷,怒指着王文山吼道:“你们耍诈,这根本就不是公平对决。哪有上来就自爆的?”“哼,之前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我看阴险狡诈的该是你们东临人!”顾天宁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怒吼一声。“对战之时不能自爆,这是基本常识!”“用这种卑劣的方式击伤我们盟主,你们东临人真是无耻!”北陆阵前的元婴期修士义愤填膺,纷纷怒喝道。王文山一脸轻蔑的高喝道:“话可不要乱说!我们派出去的修士,肉身已经被张道友毁去,只剩下元婴了。既无元婴自爆,何来自爆一说?狂雷疾风雕上的光头老者也添油加醋的说道:“不错,这就是正常决斗,决斗又没规定不能用天火雷珠。”“你们!”风月老魔气的两眼冒火,但又没有证据反驳。确实,元婴期修士没哪个会修习自爆之术的,那纯粹就是自杀。尸魔是以特殊手法炼制而成,能以修士的元婴作为神魂。但充当尸魔的那具元婴早就被炼化,丧失记忆,还被下了禁神术,如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所以尸魔的肉身自爆之后,元婴还能得以保存,但是这元婴过不了几天就会消亡。张道陵目色淡然的看了眼王文山,质问道:“王道友,这场战斗是老夫赢了吧?”王文山老脸微微抽搐,阴冷道:“算你赢!”战场中央,神色木讷的元婴小人,在王文山命令下,也飞回了东临大军阵中。“既如此,那今日的对阵,是我们北陆修士赢了。按照大陆交战的规则,三阵两胜者为胜利的一方。明日便开始第二阵吧!”张道陵沉声说道。王文山两眼死死盯着张道陵,脑中急速考虑着利弊,暂时没有做出回应。“王兄,我们何必要按照迂腐的规则行事?这个姓张气息非常虚弱,绝对受了极重的伤!我们若趁这个时候将他击毙,简直是轻而易举之事!”兽车上的壮汉朝着王文山发出一道传音。“是啊,只要杀了张道陵这个棘手的家伙,北陆就只剩下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妖是元婴后期,完全不足为惧。我们东临大军直接碾压过去,北陆的这群乌合之众绝对抵挡不了我们的攻势!”狂雷疾风雕上的光头老者也传音说道。王文山眉头紧皱,刚才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心想要不要趁张道陵重伤,趁机一拥而上将其击毙?这样一来,双方大军肯定避免不了正面冲突!虽然王文山有取胜的把握,但还是会顾忌很多。毕竟云涧大陆地域太过辽阔,东临大军才刚占领南陆不久,根基不稳。王文山考虑到,如果真的不按对阵的方式进行,而去和北陆斗个鱼死网破,那自己这边肯定也会损失惨重。到那时,东临修士势力即便能占领整个云涧大陆,也会长期陷入萎靡不振的境地。东临大陆南面的疾风大陆妖族,和东临人常有摩擦,万一疾风大陆妖族趁虚而入,到时候东临人未来就会面临内忧外患的危险处境。再三思考之下,王文山还是不敢去赌。以对决的方式击溃北陆修士大军,才是稳妥之举。想那张道陵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没个三五年恐怕都难以恢复。大战不过就是几天的事,张道陵战斗力基本为零,接下来的两阵肯定不能出战。少了一个张道陵,接下来的两阵,他们东临人绝对可以吊打云涧北陆的修士了。王文山瞥了眼张道陵,冷哼道:“好,今天算你们赢了,明天的第二阵可不像今天这么简单。诸位北陆的道友,都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说完,王文山扭头发出一道军令:“东临大军,撤回边界!”声如惊雷,传遍千里。黑压压的东临大军开始往后撤。北陆阵前的元婴期修士各自松了一口气。沈浪手心里也捏了一把汗。不过话说回来,他刚才还怀疑东临大军真的会撕破脸皮猛攻过来,毕竟交战规则什么的约束不了什么。没想到东临大军竟然会乖乖遵守战规,可能是对方也有自己的打算吧。见东临大军完全撤走之后,张道陵这才长出一口气。可能是伤势过于严重,他整个人都在空中摇摇欲坠,险些跌落了下来。顾天宁和风月老魔两人急忙冲上去,将张道陵搀扶了起来。“道陵兄,身体感觉怎么样了?”顾天宁忧心问道。张道陵面色苍白,显然是大伤元气,他摇头叹气道:“不想东临人会耍如此诡计,接下来的两阵,老夫只能尽力而为!”这话一出,所有北陆的元婴期修士心中一沉。张道陵肯定是受了极重的伤,否则不可能会说出这种话。这下坑爹了。明天就是第二阵,张道陵即便是想恢复伤势也没有时间。值得一提的是,第二阵是组队战,即是双方分别派出五名元婴初期修士,三名元婴中期修士,两名元婴后期修士。第三阵则是混战。双方各派出二十名元婴期修士,和两千名结丹期高阶修士混战!如果说第一阵只是预热,袁维娅那第二阵就是较量,第三阵才是真正的厮杀了。第1454章参战人选
少了一个张道陵,对北陆修士大军影响太大。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远远强过普通元婴中期的修士,出入修士大军如入无人之境,可肆意收割人头,大幅影响战局。更不用说张道陵这种实力的大修士。不单是如此,张道陵是北陆修士大军的盟主,他如今已经身负重伤,军心也会受挫。东临人太过阴险狡诈,阴了张道陵一把,北陆的高层个个怒火中烧,但也只能暗自认命。张道陵嘴角还在不断的溢出鲜血,服下两颗金灿灿的药丸后,便转身朝着北陆修士大军高喊道:“全军撤回边界,养精蓄锐,注意警戒!”北陆修士大军听到军令后,开始往后撤。顾天宁皱了皱眉:“道陵兄,明日的对阵……”“回去再议!”张道陵面色淡然的摇了摇头二奶夺位。北陆的元婴期修士也都沉默不语,不知不觉,张道陵似乎成了他们北陆修士大军的主心骨。如今张道陵身负重伤,给众元婴期修士们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就算是赢了第一阵,北陆修士大军的士气也有些低迷。不多时,大军已经陆续到达边界的营地。大量的修士返回营地中休息,养精蓄锐。张道陵拖着负伤之躯,和众元婴期修士在一座临时搭建的石屋内召开作战会议谢雅雯。大厅内气氛凝重,所有元婴期修士的目光都汇聚在张道陵身上。“第一阵,我们赢了湘潭技师学院,本应是值得庆贺之事,奈何老夫身体有恙,拖诸位后腿了。”张道陵叹气说道。“道陵兄何出此言,只恨那东临人阴险狡诈,坑害了道陵兄!”顾天宁咬牙切齿道。“就是,东临人太无耻了,居然想出这自爆的招数袁雅婷。”“哼,东临人若是不阴险丧尸侠,当初也不会趁机入侵南陆了!”大厅中一群元婴期修士吵吵嚷嚷,怒气腾腾。张道陵摇头道:“诸位,再谈此事已无意义,还是休要再提了。东临人已经输了一阵,接下来的第二阵对方一定会反扑。此战关系重大,能否顶住压力,还望各位道友能出力。”“道陵兄宽心,我顾天宁愿再战一场家有四千金!”顾天宁站起身来,拍了拍胸膛说道。风月老魔两眼泛起一道精光,道:“好!顾道友若再祭出双极魔君,战力和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相差不大。本座愿配合你,拿下这第二阵!”“多谢风月道友。”顾天宁抱了抱拳康妮·塔波特。顾天宁和风月老魔主动请战,让在场的一些元婴期修士热血沸腾。“我轩辕洪愿代表巨阙门出战第二阵!”轩辕洪站起身来说道。“钱某愿代表玄阴宗出战第二阵!”“老夫愿代表灵鹫宫出战第二阵,誓死与北陆共存亡!”大厅内,纷纷有元婴期修士主动请缨,现场的气氛极为热烈。或许是经过第一阵的预热,众元婴期修士已经进入到了大战的状态中。或许众人意识到了这场大战的重要性,或许也是被张道陵的决心所感染……总之,大厅内所有的元婴期修士取胜的决心都异常强烈。“诸位如此鼎力相助,老夫拜谢!”张道陵面色凝重,随即说道:“老夫伤势颇重,第二阵恐难以出战,但第三阵一定会再次出战。老夫是北陆的盟主,自然要与北陆共存亡!”这话一出,众人的情绪也被调动了起来。于情于理,张道陵已经做得仁至义尽。北陆的元婴期修士大多都心高气傲,但对张道陵还是十分尊敬的。当初圣痕峡谷的救命之恩,众人也记在心里。如今云涧大陆遭遇入侵,谁也不想看到自己生活的家园被东临人占领。很快显乳族,第二阵的参战人选已经出炉了。各是巨阙门轩辕洪为首的五名元婴初期修士,顾天宁为首的四名元婴中期修士,元婴后期修士只有风月老魔一人。沈浪和苏若雪两人一直保持沉默,并未参战。因为沈浪代表天泉宗打了头阵,所以第二阵天泉宗修士可以不用参战。虽然沈浪对云涧北陆没什么归属感,不过也被大战的气氛所感染,只是他有自己的顾忌。如果张道陵恳求沈浪参战,沈浪多半会答应。但张道陵没有提,沈浪索性也保持沉默。沈浪料定第二阵肯定会极为艰难,因为东临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输掉第二阵,否则连输两阵的话,代表东临人战败。换个思路想想,与其吊死在第二阵,还不如想想怎么应付第三阵。沈浪自然不怂,他心中已经决定第三阵上场。一是代表天泉宗为北陆做点贡献,二是还张道陵一个人情!选出第二阵的参战修士后,会议就结束了,众元婴期修士回到了各自的居所养精蓄锐。见张道陵一直在大厅内坐着,沈浪也没有急着离开大厅,在等待众人散去,他还有事找张道陵。姜海和陆元两人上来搭话,沈浪让他们先行离开。唯苏若雪一直陪在沈浪身旁,众人全部离开后,大厅内只剩沈浪苏若雪还有张道陵三人。“道陵兄,我能帮你疗伤。”沈浪走上前,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张道陵淡笑道:“多谢沈道友,你若不找我,老夫也必须要找你了。此战,老夫伤的确实很重,需要道友帮忙,恐怕也只有沈道友才有这个能力。”沈浪颇为好奇:“道陵兄如何知道我有此能力。”“老夫猜的不错的话,沈道友应该身怀天罡战气中的圣阳战气,而且此战气的精纯程度已经接近温养中期了。”张道陵抚须笑道。沈浪有些吃惊,他不惊讶张道陵能将自己身上的圣阳战气感知出来,毕竟天罡战气鼎鼎大名。但他惊讶张道陵居然能看出来,自己体内的本源战气确实已经到了温养初期的顶峰滕林季,接近中期。沈浪也没有多想,点头道:“不错,道陵兄依旧是那么慧眼如炬。我的圣阳战气确实能帮你治疗伤势,但道陵兄估计伤势极重,战气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让道陵兄痊愈。”“无妨,沈道友能渡给老夫一些圣阳战气,已经远超任何灵丹妙药了。”张道陵郑重的说道。“那好,事不宜迟。我就将体内三分之一的圣阳战气渡给道陵兄!”说完,沈浪单手一伸,掌心中燃烧起稠密的金色火焰。
本章节均来自互联网分享,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长按识别二维码
继续阅读下一章
▽▽▽